唐从祥我的长辈知青Super kids李一桐
内容页头部banner

专家观点

黄一鹤:83年春晚导演
时间:2016-02-03 16:32:57  来源:中国电视文艺网  作者:  

   

       2011年6月,在梅地亚见到77岁高龄的黄一鹤导演,回忆起1983年办春晚,黄一鹤导演感慨的讲述着他眼中的“春晚”。

  1983年的春晚,是一个所有工作人员加起来不到60人,在600平米演播室进行的第一次现场直播,第一次有观众参与点播的互动环节,第一次设立晚会主持人……就是在这样一种条件下,摄机找不到焦点,一段相声20分钟,晚会现场更像是李谷一的个人专场,她一个人在现场演唱了7首歌。一台“土”到雷人的年春节联欢晚会,为日后一个国家的百姓度过最盛大节日——“春节”提供了一种欢歌笑语的模板。

  从此,不管黄一鹤走到哪,“83年春晚导演”就成了他的个人代名词。回忆那段经历,时任第一届春晚导演的黄一鹤感慨万分。“那个时候办晚会是要冒政治风险的,每一次我都是摸着石头过河。”

  春晚现场解禁“靡靡之音”

  1983年春晚开通电话点播后,很多观众都要求让李谷一演唱歌曲《乡恋》。在那个年代,大部分是鼓舞斗志的歌曲。像《乡恋》中“你的声音,你的歌声,永远印在我的心中”这样流露个人情感的靡靡之音,就是“削弱人们的斗志”。1983年晚会进行时,接线员接二连三地送来的几盘子观众的电话点播条中,《乡恋》占了很大的比重。当时在晚会现场的时任广电部部长吴冷西在第五盘观众电话点播条端上来后同意播出《乡恋》。电视台的技术人员停下手中的工作回家取磁带后回到春晚现场。当时演播现场的人并不知道这些事,李谷一也不知道要唱《乡恋》,现场的观众也不知道。突然姜昆报幕念了很多条子,录音带一放李谷一就跟着唱了。

  晚会结束后收到大量观众来信,评价中央电视台是“人民自己的好电视台”,在当时冠以“人民”两个字就是最高评价了。黄一鹤导演说:“我们从来没有受到过这种赞美,我当时就哭了,同事们也哭了,因为这是观众给我们最高的嘉奖。”

  “马季在电话里给首钢工人说相声”

  1983年还没有主持人的概念。因为春晚设置了电话点播环节,所以黄一鹤导演请了口齿伶俐、应变能力强,既能和观众有效沟通,又能传递晚会意图的相声演员马季进行串场。

  晚会结束大家准备去吃夜宵,车马上开了,最胖的主持人马季没来。黄一鹤导演跑到演播室里,看见马季拿着电话正在说相声。电话另一端是首钢的炼钢工人,晚会进行的时候他在高炉上值班,没有看到马季的节目。炼钢工人说好久没看马季的表演了,马季给这个观众说了十几分钟的单口相声。在现在来看,这是很不可思议的。像马季这样的艺术家,怎么能不受晚会观众的欢迎?马季去世之后,每次说到这件事,黄一鹤导演都非常感动。

  每前进一步都要承受巨大的压力

  1984年,中英两国正在进行香港回归的谈判。

  黄一鹤连任春晚导演,在这个敏感微妙的关口申请由台湾艺人黄阿原、香港歌手张明敏参加春晚。黄一鹤导演认为自己在那一年经历了一生中从未经历过的磨难,他说:“在那个年代每前进一小步都要承受巨大的艰辛和危险。”。

  1984年年中的时候中央传来一股风“清除精神污染”,这对意识形态、对文化战线有非常大的影响。黄一鹤导演感觉春晚没办法做了,苦闷中翻看《光明日报》得到了启发,后面几版有一篇豆腐块大的文章,英国的撒切尔夫人1984年年底要到北京跟邓小平谈《中英联合声明》,其中谈到了1997年香港回归。黄一鹤导演想,中国人过春节有一个惯例,母亲要把所有的儿女请到家里来过一个团圆的佳节。祖国大陆是母亲,港台演员是孩子,晚会组可以把在海外漂泊的游子请到晚会上来,投入到母亲的怀抱。黄一鹤导演把想法跟智囊团讲,大家非常高兴,写了请示报告。于是,黄一鹤导演向台长汇报,邀请港台演员上春晚唱港台歌曲。

  随后我与晚会组一行四、五个人去了广州、深圳寻找演员。一天,黄一鹤导演在公交车上偶然听到一首歌,歌词有黄河、长江,他问司机这是什么歌,司机拿出磁带看是张明敏的《我的中国心》。在司机的指点下买回磁带,通过新华社香港分社邀请张明敏,然后又找了奚秀兰。

  返回北京后,台湾的演员人选也有了,是从台湾经过日本到大陆的主持人黄阿元。大家济济一堂,但领导不同意,觉得台湾的主持人拿着话筒说话太危险。一直等到1984年元旦,有一天春晚组的电话响了,部长秘书来电话,表达了部长不建议使用港台演员的意见。黄一鹤导演当时感觉,若不用港台演员就意味着春晚将回到老样子,观众的不满意将意味着春晚艺术上的失败。艺术上失败就生不如死,所以他打算本着自己的取舍不让步。一直到腊月二十七时全组的人都坐不住了,让黄一鹤导演赶紧再请示一遍。时任的副台长给广电部的副部长拨电话,从早上8点钟开始每隔30分钟播一遍电话,这样一直持续到中午11点才拨通副部长的电话,并汇报了很多具体的工作细节。汇报完毕后,副台长说:“黄一鹤,定了,就按原计划办了。”当时黄一鹤导演兴奋得眼前发黑。1984年的除夕晚上根本用不着做动员工作,没到集合时间,大家主动跑到客车上直奔电视台,感觉就像山洪爆发一样。

  1984年晚会之后,大家都跑到场地上去,情不自禁地拥抱在一起,极力地拍打对方的后背。都觉得这个事儿太难了,演出这么成功,我们没有语言可以表达。

  “我支持山寨春晚”

  黄一鹤导演至今都认为1983年春晚实现了真正意义上全国观众的普天同庆。

  当时,为了找一件适合在春晚上出镜的衣服,刘晓庆在香港买了两套衣服,其中一件就是大红色胸前很多扣子的衬衣。春晚过后没几天,走在大街上,马路上很多女同志都穿着那种衣服,大家还把它取名晓庆衫。 春晚甚至让那时以黑白灰为着装色调的年代突然增添了绚丽的一抹亮色。

  “前几年晚会最大的成功是跟观众心连心。如果你总是觉得你很高明,弄几个喜剧演员逗逗乐,觉得观众就能满意是不可能的。1983、1984年的演员是十分幸运的,只要有观众打进电话点节目,他们就可以无休止地唱下去、演下去,节目的随意性大到不可以想象。

  事隔这么久以后,央视网站评选“观众最喜欢的春节晚会”,我没想到20年过去了,观众还是很怀念演员那么少、穿得那么俭朴的1983年的晚会。我现在回头再想,那时候大家之所以想听《乡恋》,那么喜欢春晚,是因为它不光是一个节目,而是一种突破。那个时候大家都提倡大的方面,国家、民族的幸福,但春晚让人们觉得在大范围里也可以想个人的幸福,也可以有个人的追求。

  现在民间都开始有了山寨春晚,和每年都模式固定的春晚比起来,我更支持山寨春晚,我把它理解成民间的一种揭竿起义。

  1. [内容来源:中国电视文艺网]
  2. [内容作者:]
  3. [责任编辑:xiaojing]
  • 微信关注二维码

    微信关注

  • 手机站二维码

    手机网站

欢迎进入中国电视文艺网互动平台

分享到:
分享到:
分享到:
分享是奉献的果实、分享是快乐的前提!
中国电视文艺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中国电视文艺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中国电视文艺网在线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
          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
          件来源:“中国电视文艺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中国电视文艺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
          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
          自篡改为稿件来源:“中国电视文艺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新闻纠错:010-51281369 邮箱:zgdswy@qq.com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中国电视文艺网站联系。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 礼貌发言)

内容页底部banner

新闻网站: